德兴新闻网 > 旅游 > 煤老板转型遭遇违规占地 黄河滩上建度假村

煤老板转型遭遇违规占地 黄河滩上建度假村
2019-09-29 11:42:50   

    许可新

    崎岖的黄河滩上,一片栽种整齐的杨树林后,三四匹被拴在横木上的黄鬃马,正低着头吃着草料,不时甩一甩尾巴,赶走身上的苍蝇。

    觉察到有生人走近,刚才还趴在河滩土路上睡觉的大黄狗警觉地抬起头,紧紧盯着正逐步走近马场的陌生人。

    这个被命名为“黄河马术俱乐部”的河滩马场周围,并无工作人员。从这里往东300米,便是石砌的黄河防洪大堤,而从这里往西,越过上千亩作为“农业生态观光区”的棉花(20385,-80.00,-0.39%)和玉米(2309,0.00,0.00%)地,浑黄的黄河水正静静地自北往南从这里流过。

    这里便是位于山西运城万荣县城西约30公里的裴庄乡,黄河西范防洪工程大堤就伫立在这里,在三四米高的石砌堤坝和疾流的黄河水之间,最宽处有着大约1500米的河滩。

    如果不是国家审计署8月1日在其发布的《黄河流域水污染防治与水资源保护专项资金审计调查结果》中,对包括万荣黄河度假村在内的多个设施违规占用河道现象提出批评,外界根本无从知道,目前在甘肃、宁夏、山西等7个省区,共有1.47万亩河道被违规占用。

    “西滩”上的度假村

    上述“黄河马术俱乐部”和“农业生态观光区”,正是审计署所称“万荣黄河度假村”在黄河大堤坝内的旅游休闲设施和景点。事实上,该“度假村”还在黄河水上开展“黄河漂流”的项目经营。

    不过,在万荣县,当地人知道“万荣黄河度假村”的不多,大家都管这里叫做“西滩”,而“度假村”,仅是 “西滩” 旅游景区内的一处配套设施。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整个“西滩” 景区最早是被作为“黄河滩伟尼斯休闲度假城”来开发,而后更名为“万荣阳光地中海旅游度假村”,这也是当地唯一一个度假村项目。开发规模也从最初的3000亩逐步扩展到现在的规划3万亩,现在已经建成1.2万亩。

    2009年旅游点正式对外开放前,开发者按照当地人对项目所在地的俗称,将“度假村”改名为“西滩”景区,度假村也退位为“西滩”景区内的配套设施,为景区提供食宿等服务。

    即便如此,作为配套设施的度假村,目前也混用着“万荣西滩温泉度假村” 和“万荣瀛上紫园温泉度假村”两个名号。

    “西滩”因地处万荣县城西部而得名。蜿蜒的黄河由北至南经过陕西渭南和山西运城之间的禹门口后,河面便突然开阔起来。而作为山西“母亲河”的汾河,在山西境内经过700多公里的奔腾后,也在运城的万荣附近汇入黄河,并在当地形成了一个独特的黄河夹滩景观。

    被审计署点名批评的“西滩”便位于这一“夹滩”上。有趣的是,本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上述“黄河马术俱乐部”、 河滩“农业生态观光区”等违规占用黄河河道的项目,其实就在当地河务部门眼皮底下。

    沿着通往“黄河马术俱乐部”土路的反方向,在黄河防洪大堤坝外不足百米处,便是万荣黄河河务局西范河务段办公点。

    按照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的相关规定,凡在江河或行洪河道内堆放、种植阻碍行洪的林木和高秆作物,河务部门均可依据《水法》、《防洪法》等法规作出行政处罚等措施。为何上述违规项目,却可以在行政人员的眼皮下顺利在黄河大堤内建设呢?

    当地人说,在万荣当地,以“西滩”景区所在地裴庄乡为代表的河滩附近村民一直以来就“比较野”,早年就曾发生过村民间因争地争水而发生械斗,所以占用河道并不奇怪。

    而万荣黄河河务局一位知情人士则向本报透露,事实上“西滩”2005年开始建设时,该局就曾到现场取证,但去取证的工作人员被阻止,其随身携带的工作相机甚至被扔到了黄河中。

    “‘西滩\\’景区是当地政府招商引资的重要项目,我们作为条管单位,与地方协调有难度,河务部门‘执法难\\’一直是一个困扰我们的问题。”该人士称。

    为招商引资 提供“技术支持”

    “西滩”景区董事长孙二刚8月5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坚持称,“西滩”景区根本不在河道内,不存在“违规占用河道”的情况,也不存在需要进行整改的必要。

    “国家投资了好几个亿建设黄河堤坝,我们景区的项目全部在堤坝外面,根本不存在危险。”孙二刚强调。

    上述万荣黄河河务局人士则对本报记者表示,只有在河南、山东境内的黄河堤坝才可以称为“黄河大堤”,才是“万无一失”的,而在万荣境内的这一段石砌堤坝,只能称为“防洪工程”,起到“防控线”的作用,即将黄河主干流控制在“红线”以内。

    因此,尽管度假村的主体建筑都在防洪工程外面,但目前“防洪工程”并未全部贯穿整个黄河“小北干流”(即禹门口至潼关河道),一旦黄河来水过多,黄河水即使不会漫过“防洪工程”,也可能从“防洪工程”的南侧倒灌到“红线”以外,届时“防洪工程”以外也将会是一片“泽国”。

    从黄河禹门口至潼关的这一段河道,两面都有高达上百米的山崖,山崖下方则是宽阔平坦的河滩和河道,最宽处达到40公里,亘古以来,黄河便在这宽阔的河滩上随意择道而行,古语中所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指的就是黄河的这一段河道。

    而由于黄河经过禹门口后,河面突然变得宽阔,上述万荣黄河河务局人士表示,黄河在这一段体现出“(河面)宽、(河水)浅、(河道)乱”的特点。而最近20年,黄河水经过禹门口后,主要都在靠近陕西一侧的河道,山西这一侧来水比较少,河滩露出较多,因此,经年累月下来,“一些人的防洪意识已经变得十分淡薄”。

    当然,“泽国”出现的可能性并不大。每年的7月下旬8月上旬,是黄河的主汛期,换句话说,目前黄河正处于主汛期,而这几天万荣段黄河的流量仅为300~400m3/秒,与当地实测历史最高纪录21000m3/秒相去甚远。

    该河务局人士还表示,由于黄河上游目前建有多个大坝,能很好地起到分洪作用,黄河洪水泛滥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小。但他同时强调,如果严格按照《水法》、《防洪法》,“西滩”景区不应该修建在这存在潜在危险的地方,但他无奈地表示,在一个河务局被当地政府要求为当地招商引资提供“技术支持”的地方,河务局也不得不服从“国情”。

    经济跨越之渴

    已经是下午接近3点,距离记者早上10点进入“西滩”景区已经过去将近5个小时,而整个“西滩”景区的游人依然不多。据记者目测,当天“西滩”景区的游客不会超过百人。

    景区的工作人员将游人减少归咎于天气原因,“今天天气不太好,天气热的时候,来的人还是很多的。”一位负责黄河漂流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

    不过,据万荣县人民政府网站消息,今年上半年,西滩景区今年上半年门票收入150万元。按每张门票30元计算,这意味着上半年到访游客约为5万人,平均每天到访游客不足300人,这对于一个面积超过1万亩的旅游景区来说,数字难称满意。

    当然,比起去年同期数字的2万人,进步已经十分明显。对于一个承载着万荣县经济腾飞梦想的景点,这点殊为重要。

    与山西作为“中国煤都”的地位不相匹配的是,位于晋南的运城市,市域内除了河津市(县级市)等少数地方煤矿资源较为丰富之外,全市大部分煤矿资源并不丰富,“西滩”所在地万荣县,则是一个以农业为主,县域经济相对落后的县。

    该县2011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10年万荣县的经济总量为33.3亿元,仅占运城市当年经济总量(827亿元)的大约4%,实现经济的跨越式发展一直是过去数年万荣县的核心追求之一。

    工业化无疑是一条捷径,但2010年万荣县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仅为6.3亿,不足全县经济总量的五分之一,工业基础并不雄厚,难以在短时间内承载县域经济快速发展的梦想。

    在这种背景下,被称为“无烟工业”的旅游业便自然而然地被万荣县列为推进县域经济发展的“巨型龙头”。

    事实上,发展旅游业也是“黄河金三角”四市过去数年的一个共同选择。所谓“黄河金三角”,是指位于黄河“几”字型河道中,“横折弯钩(乙)”这一笔画中的“弯”处附近的山西省运城市、临汾市、河南省三门峡市和陕西省渭南市四市。

    由于这四座城市都处在三省交界的“边缘地带”,因此,各省正强力推进的区域经济规划中,包括“中原经济区”、“关中-天水经济区”、“山西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等,要么未将其列入,要么有被边缘化的危险。

    《光明日报》的报道称,从发展水平看,黄河金三角四市人均GDP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3/4左右,不仅大大低于东部地区,还略低于西部地区。

    因此,从2009年开始,“黄河金三角”四市便开始在当地推行“一证游”, 四市常住居民包括在当地就读的大中专学生,持本人有效证件,在四市划定的58个龙头景点游览,享受半价优惠。力图通过彼此“抱团取暖” ,激活了区域旅游市场。

    而对于缺乏工业基础的万荣县来说,大力发展文化旅游市场,则显得更为紧迫。

    进入2000年以来,从供奉女娲的后土祠、晋商豪宅李家大院,到围绕当地已入选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万荣笑话”开办的中国首家笑文化产业园——万荣笑话博览园,及至中华第一木楼——飞云楼、全国最大的独体山——孤峰山,一个个旅游文化景点被整理开发出来,作为一个财政实力并不雄厚的县,万荣在发展旅游业上有颇多大手笔。

    2009年对外开放的“西滩”景区,是开发较晚的旅游项目之一,与上述五个景区,并称万荣县的“六大景区”。

    今年年中刚刚卸任中共万荣县委书记的卫孺牛,两年前在西滩景区开业剪彩仪式上,更是将“西滩”比作是“东方威尼斯、北方沙家浜、山西白洋淀、河东小三亚、万荣瘦西湖”,硬是将一个从黄河荒滩上建起来的半人工景观,夸成了“原生态旅游胜地”。

    “能人”孙二刚

    “西滩”的兴建,离不开当地的“能人”孙二刚。当地人告诉本报记者,这位现任西滩景区的董事长,早年曾在“西滩”景区所在地的裴庄乡任乡长,后来又曾先后担任万荣县交警队长和河津市交警队长,在当地拥有广泛人脉。

    “西滩”便是孙二刚和河津市几名“煤老板”一起投资建设起来的,在今年年初,孙二刚还被山西运城评为“旅游工作先进个人”。

    2005年初,山西率先在全国开展煤矿整合重组,那一年,山西有超过1300多家“非法煤矿”被取缔关闭。河津几位失去煤矿的“煤老板”和孙二刚便筹划着在西滩建设一个旅游景区。

    在当地的媒体上,这一情形被描述为:“2005年,8位农民企业家,在黄河东岸黄汾交汇处,投资1亿元,建设成我国北方最大的黄汾生态水上乐园。”

    孙二刚去年在接受当地县电视台的采访时回忆,当时的情况是,在环保的大趋势下,“煤老板”朋友们最早提议的炼焦厂、炼铁厂,“环保手续根本批不了”,最后由他提议,在西滩建一个景区。

    西滩很快被急于发展旅游业充实经济基本面的当地官方列入当地的“六大景区”规划,据孙二刚回忆,在“西滩”建设面临资金困难时,当地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甚至帮着到省里、市里跑资金、跑项目,万荣县对于旅游开发带动县域经济跨越发展之渴望,可窥一斑。

    如果不是国家审计署8月1日的一纸通告,即便本地人也未必了解,这个当地的明星旅游景点,竟然存在着违规占用河道的情况。

    环保问号

    接受本报采访时,孙二刚透露,西滩景区从2009年对外开放,第一年(2009年8月~2010年8月)游客数量达到5万人,即将完成的第二年(2010年8月~2011年8月),游客数量已经突破15万人,景区总收入已经突破2000万元,景区的发展态势十分喜人。

    按照孙二刚的预计,未来一年西滩游客将至少翻番至30万人,景区总收入也有望突破4000万元。在景区今年的2000万总收入中,大约有1000万可归属于景区,而在前几年投入了大约8000万元之后,今年景区仅投入大约100万,收益比较可观。他说,再过3年景区就能收回前期投资。

    这种情况正是经济总量刚刚突破30亿元的万荣县所乐见的。该县原县委书记卫孺牛此前接受媒体采访谈及“旅游兴县”时,曾提到过去数年万荣县曾多次忍痛割爱,放弃了多个收效好、见效快但有污染的企业。

    然而,在黄河滩上开发旅游,也并非全然没有环保风险。本报记者在黄河滩上可以看到马粪,人群活动留下的砖石、生活垃圾等潜在的污染源。在“西滩”景区内,也可以看见燃烧过的蜂窝煤等其他一些生活垃圾。

    环保专家刘子靖说,旅游开发项目带来的密集人群活动会对旅游景点所在地的生态带来影响,而度假村、漂流等产生的生活污水和生活垃圾会影响水体质量,甚至有可能造成土壤沙化和水土流失,值得关注。

    在国家审计署发布的上述审计调查结果上,被称为“万荣黄河度假村”的“西滩”景区不过是24个被查出来存在违规占用河道的项目之一,在河南郑州、焦作、陕西榆林、宝鸡、甘肃兰州、宁夏平罗等多地,类似的情况也在发生,有些地方甚至将工业设施都摆到了黄河滩上。

    根据水利部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提供的黄河流域水体报告,黄河干流和支流99个重点断面中,水质符合I至Ⅲ类标准的有52个,占52.5%,这一比例虽然相比于2005年大约37%的合格率有较大幅度的提高,但与上月的51.6%相比,污染情况略有反弹。

    这是不是一个值得警醒的信号呢?

   


相关阅读:
FUN88 www.idc941.com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